切换繁体
网站地图
关于碧海
潮州市饶平县三饶镇信息港网搜索
 
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
您现在的位置:故里饶城-三饶网 >> 琴峰书院 >> 原创文学 >> 文章正文

蔗蔗追魂之乌目蔗与皇帝相害,毛道长趁火打劫

来源:琴峰书院 作者:F森 录入:F森 点击: 时间:2009-07-11 字体:
投诉 投稿
核心提示:上回说到乌目蔗听到皇上招来五虎将的消息后,就打电话烧找皇上。到底所谓何事呢,请接着往下看。 乌目蔗拨通了皇上的电话。 乌目蔗:“喂。” 皇帝:“喂,蔗蔗啊,酱久未莫啊,有吸神吸神读书无。有无探测到毛道...

上回说到乌目蔗听到皇上招来五虎将的消息后,就打电话烧找皇上。到底所谓何事呢,请接着往下看。
乌目蔗拨通了皇上的电话。
乌目蔗:“喂。”
皇帝:“喂,蔗蔗啊,酱久未莫啊,有吸神吸神读书无。有无探测到毛道长什么内情啊。”
乌目蔗:“没有,很忙啊,都没时间去探测。”
皇帝:“你者死港啊,叫你去探测毛道长的内情,你一日甜物块有合无个。”
乌目蔗:“吾知。”
皇帝:“晓是做泥担,地娘惹你生气。”
乌目蔗:“我走无个外月,你留招来了五虎将,你是不是不要我了。”
(实际皇帝并没有那么想,是啊乌目蔗想家厚个。)
皇帝:“无无无,你那么刺扑,我做甘,招因来只是增强实力。”
乌目蔗:“那你怎么和跟他们那么好啊。”
皇帝也烦了,曰:“君臣关系密切都不行啊,听了猴划。”
乌目蔗:“,好啊呢。”
皇帝:“你将实是。”
乌目蔗:“爱下,晓我多过逼测哦。”
皇帝不小心说了一句:“吾知你人扑啊。”
乌目蔗:“,好,你记得领,紫下合你相害啊。”
皇帝:“莫啊,相好相好呢。”
乌目蔗:“”
由于乌目蔗死命薄皮,皇帝这样说他之后他不再打理皇帝,皇帝打电话给他也不接,发短信给他就直接delete。
皇上受不了乌目蔗这样,也开始生气了,两人耍起了脾气。开始相害了。
乌目蔗既伤心又气愤,联想到自己一事无成,突然感到前途一片迷茫。之后整日无心学习,无心工作。借酒消愁,日渐消沉。状态全下莫耕作去。
乌目蔗的辅导员兼军事指挥教授小马哥见其如此颓废,便问其原因。
{小马哥:人称“马”,没什么实力,但死命会犁,对军事也颇有研究。因为其堂兄与毛道长会烧北。所以毛道长就安排他到华山学院做军事指挥教师。由于军事谋略不错,毛道长也挺看好他的。经常在一起讨论。}
乌目蔗对其诉说了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小马哥:“这点小事算什么啊,男子汉大丈夫什么事都要看的开。你要相信生活还是很芒果滴。”
小马哥随便安慰他一下,然后、直奔毛道长办公室,向其通报消息。
小马哥:“道长,乌目蔗那小子跟皇上闹别扭了。好象挺生气的。您上次不是跟我们参详要将乌目蔗纳入旗下吗,这可是个大好机会啊。咱就来个趁火打劫”
毛道长:“哈哈哈哈,真是天助我也,要是将乌目蔗纳入旗下,我们的阵容就芒果了啊。”
小马哥:“是是是,道长英明。”
当天傍晚,毛道长亲自来到龙栋乌目蔗的宿舍。
毛道长敲了几下门
吃个饭:“无人在。”
毛道长:“扑弟,学了做下无惜神个,是我,你毛哥哥啊。”
吃个饭:“原来盖阿毛兄下,莫意思啊哭龟去,我猛猛来开门。”
吃个饭打开了门,阵阵恶臭扑面而来。
毛道长:“我父哦,衬了出目汁啊,做泥酱臭,拧无事摸好搞下卫生。好好宿舍分拧住了做下未绍样个。”
乌目蔗:“无用个,洗铁清气第二日也是妻疑去个。”
毛道长:“傻去,蔗蔗你也在啊,我有滴仔事找你。”
乌目蔗:“有密事摸拍电话叫我去流好,做用胶己来。”
毛道长:“莫莫莫,你摸人客,做好意思。行,出李行行下。”
乌目蔗:“好,行。”
两人边走边谈。
毛道长:“蔗蔗,听领辅导员担你最近学习无密吸神啊,莫啊,摸吸神些仔,无钱好使摸流来找我。有密个爱烧护个摸流合我担。”
乌目蔗:“实际也无地个,只是我最近跟皇上个关系物了无密好。”
毛道长思考了一下:“哦,全球通那个死港啊,根本就是低能,我早就看他不顺眼。你看看他,把江山管理得样不象样。只要你跟着我,咱们一起打天下,推倒昏君,创建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王朝。”
乌目蔗:“,不准你这么说皇上。”
乌目蔗心里暗想:毛道长果然像皇上说的那样奸险,跟他不行啊。
不过现在也跟皇上也闹翻了,真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毛道长见其正在气头上也就没多说。两人各自回寝室。
毛道长回到寝室后苦苦冥想,烟仔吸了一支又一支,咖啡喝一杯又一杯。无奈脑子欠佳,想到三点多也想不出什么好点子。于是打电话给他的谋士一彬。
{一彬:人称“火箭8号”,以一招“投降”出名。注:投篮时双手举起,像投降一样。此人鬼点子多,与毛道长甚是亲密。}
一彬:“道长,半夜三更了,找我有什么事啊。”
毛道长:“猛猛过来,有事合你担,我在书房等你。”
一彬:“好好好,我马上来。”
一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到毛道长书房。
毛道长:“一彬啊,这么晚叫你来,真是不好意思啊,我也是逼不得以的啊。”
一彬:“没关系,咱俩的关系这么好,道长你不用客气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说。”
毛道长:“哎,我想让乌目蔗那小子为我效力,不过那小子很倔,虽然跟皇上闹别扭,可是心里还是只有皇上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。你要知道他在我的大计划中的重要性啊。快帮我想想办法。”
一彬思考了一下,曰:“此人我不太了解,不过以我多年的经验,像他这种年轻的小将,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个劲地对他好,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做起,对衣好好,好到衣惊。过了一定的时间,他自然会对你产生敬意。到那时候,想要拥有他就不成问题了。”
毛道长:“恩,有影哦。果然是good idea”
于是毛道长决定按照一彬说的那样实行。
次日,毛道长吩咐部下,见到乌目蔗一律要称蔗大侠。乌目蔗有什么需要就要尽一切可能去完成。随后毛道长叫来三巨头。
毛道长:“吃个饭,亩猴,阿腾你们三个从今天开始给我不顾一切地讨好乌目蔗,对待他要象对待亲兄弟一样。你们平时经常出去外面玩,从现在开始,有出去的话就要把带他出去,不管吃的或者玩的都要算他一份。有雅雅个资娘子,拧胶己流莫钓,爱介绍分衣。宿舍底一律康课拧三人分了,莫分衣做。反正拧现在就像是在扶啊公那样服侍他。记得领。”
吃个饭:“老兄啊,你怎么帮外不帮里的啊。”
阿腾:“,那个扑弟,值得我们这样做吗。”
渣亩:“我打里衣人扑啊。”
毛道长:“,家机家句是,一切按我说的办。哈哈哈哈,为了我的大计划,切不可因小失大,你们都是聪明人,应该明白我的用心。乌目蔗那小子傻呼呼的,我必将其收入囊中。”
渣亩:“哦,小弟明白了,道长真是英明啊。”
阿腾:“,你过浪险啊。”
吃个饭:“毛兄,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毛道长:“好,努力,这件事的一切经费来我报销。”
阿腾偷心欢喜:没想到还沾了蔗蔗的财气,紫下钱使到我喇。
渣亩:“那我们就不客气拉。”
毛道长:“,钱算地个,只要你们把事情办好,到时候我还会重奖。”
三巨头听了全下精神个。
三巨头:“遵命。”
毛道长:“好,下去吧。”
三巨头离开后即刻跑回宿舍找乌目蔗,此时乌目蔗还没睡醒。三巨头看见乌目蔗还咯睡。
吃个饭:“嘘,细细声,卖合衣节灵钟去。”
腾:“知道,囊先合宿舍内个康课做好吧。”
渣亩:“好好好,啊腾你r土脚,我合衣洗衫裤,阿川洗厕缸。”
川:“。”
三巨头忙了一早上,终于,整个宿舍涣然一新。
乌目蔗:“哎呀呀,一不小心就睡过头了呀。”
吃个饭:“蔗兄,你走起下,现在十一点外了,午餐我帮你打上来了,快去刷牙洗脸吧。”
乌目蔗:“做酱好,晓摸莫意思,咦,囊个宿舍做酱清气去。哎呀呀,我的衣服哪去了。”
吃个饭:“宿舍是腾洗的,我洗的厕所更干净呢,”
渣亩:“衣服我帮你拿去洗衣机洗了。”
乌目蔗郁闷:“无影啊,你们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啊。”
阿腾:“无地个,咱们是有缘份才能住在一起的。既然住在一起了,就要像兄弟一样,互相关心,互相帮助。”
乌目蔗傻呼呼:“有影,有影。”
吃个饭:“快刷牙,洗脸然后吃饭吧,吃完我们带你出去HAPPY哦。”
乌目蔗:“这么好啊,有什么节目啊。”
吃个饭:“那可多了,等下你就知道了。”
乌目蔗:“好的。”
乌目蔗刷了牙,洗了脸,吃饱了饭。
阿腾:“行,出李踢桃啊。”
三巨头带着乌目蔗走了半小时的路来到了人山人海的地铁站。吃个饭买了票之后四人搭电梯要下去坐地铁。
乌目蔗:“我父哦,脚酸死去。”
话音刚落,只见乌目蔗已经坐在了电梯上。
阿腾:“,蔗兄,卖酱生好莫,站起来。”
乌目蔗:“,晓我多脚过酸哦。”
渣亩:“,辱衰人捏。气了啊…”
下了电梯,四人坐上地铁。车子开动了。
乌目蔗:“,做开啊酱猛,我惊啊哭龟。”
吃个饭:“卖惊,正常,未做仔个。”
乌目蔗:“。”
不一会儿,列车到达目的地贞城欢乐世界。此欢乐世界占地面积非常大,环境特别好,干净,卫生。有保安巡逻。各种游玩设备齐全,而且里面还有超市,想买什么都很方便。4人便买了票进去。
乌目蔗一进门:“哇,过如。”(注:“如”汤溪话,意思:雅)
来到一座铁桥边,乌目蔗看到了一只公仔,便走到其面前摸了摸,嘴还在笑。后来竟与其玩了起来。旁边的游客都望了过去,乌目蔗全下镇定个,继续玩。三巨头分衣气了未气哦。
吃个饭:“猛猛带衣李玩云霄飞车好,卖在紫辱衰人。”
渣亩:“好好好,李排队,拧带衣过来。”
四人排完队。坐上了云霄飞车。
吃个饭:“蔗兄,紫只车猛啊,你知啊,莫宜去啊!”
乌目蔗:“惊浪是。”
车子开动了,果然,乌目蔗一声不吭,死命镇定,只是不敢睁开眼睛。
三巨头则大叫:“噢,噢,再快点,好刺激啊。”
乌目蔗则一直在忍,希望车子快点停下来,终于,车子停了,乌目蔗马上解开安全带,跑到角头仔。
三巨头齐曰:“,害啊,吐去啊。”
吃个饭:“蔗兄,没事吧。”
乌目蔗:“,没事,只是肚会些仔妖。”
阿腾:“那就算了,不玩这个了。我们带你去贞城大酒店最顶楼的旋转餐厅吃顿好的。”
乌目蔗:“哇,好好好,肚也妖啊。”
随后四人来到贞城大酒店顶楼的旋转餐厅,真是高级啊。一流的西餐厅,服务周到,服务员小姐更是漂亮。渣亩点了这里最好的酒菜。
吃个饭:“,哇,好漂亮啊。”
吃个饭对服务员小姐曰:“小妹妹,你叫什么名字啊。”
服务员小姐:“,讨厌,我还有事,先去忙了,各未大哥有什么需要再叫我。”
吃个饭站到了窗口:“蔗兄,你过来看,从这里看下去,贞城的风光尽收眼底,你看看我们的贞城多么美丽多么可爱啊。”
乌目蔗:“是啊,从这里看下去确实漂亮。”
吃个饭:“当然拉,那以后蔗兄就在我们贞城这里工作好了。”
乌目蔗:“,正来看哦。”
酒已经上来了,渣亩帮他们倒好了酒。
渣亩:“酒物好哇,过来吃啊。”
吃个饭:“来,干。”
乌目蔗:“好,干。”
随后菜也陆续上来了。
吃个饭:“蔗兄,吃多点。”
乌目蔗:“恩,好,过好吃哦。”
阿腾:“当然啦,我们点的是这里最有名的菜啊。蔗兄跟我们在一起玩的开不开心啊。”
乌目蔗:“恩,非常开心。”
阿腾:“那就好,往死命有绍味个。以后会让你更开心的。”
乌目蔗:“好好好,莫意思死。”
吃个饭:“紧张地个!噢,不知不觉已经七点多了,我们也该回去了,我作业还无做咯。”
乌目蔗:“酱生娜,虾生囊蹬李去啊,我也有事情要忙。”
阿腾:“好,我李去买单。”
阿腾买了单之后,四人肩搭肩离开了餐厅,过相好哦。那天三巨头跟乌目蔗玩得很开心,在随后的十几天里,三巨头陆续带乌目蔗到处去玩,挂绿广场啊,何仙姑啊。四人还一起打球,一起拖拉机,三巨头与乌目蔗感情越来越好。特别是亩猴,与乌目蔗更是亲密,两人经常睡在一起。就这样,乌目蔗对他们产生了好感,感情也渐渐好起来了。于是三巨头向毛道长报告。
阿腾:“道长,我们按照你的指示办了,乌目蔗最近过的很芒果,我们带他到处去玩,他现在跟我们感情也挺好的。”
毛道长:“好样的,干得漂亮。”
吃个饭:“不过这段时间钱也花了不少,坐车的不说,就吃的,喝的,玩的就花了1万多。而且我们为了讨好他,精神上也损伤了很多,休息也不够。”
毛道长:“,你们也太腐败了吧。”
吃个饭:“我们也是叔势叔势使呢,无四散使个。”
毛道长:“好吧,算你们狠,等下到财务室拿钱。”
腾暗想:,有惊无险啊。总算把钱搞到手。
毛道长:“总的来说,这件事你们办的不错,算是达到我的目标。每人奖励你们二十元零花钱,加一双战靴,一套战衣。”
渣亩:“道长你也太咸了吧,不是说重赏吗。”
阿腾:“简直是咸过盐卤。”
毛道长:“卖加句,学生仔不能花太多钱的,下去吧。”
吃个饭:“。”
三巨头很不满的离去,毛道长暗喜,乌目蔗跟三巨头感情好了。他讨好乌目蔗的计划成功。于是打电话给一彬。
毛道长:“一彬啊,你出的点子真好,现在乌目蔗开始跟三巨头感情可好了。下一步我是不是该再次当面邀请他加入我们啊。”
一彬:“万万不可,之前那样做只是让他感到开心而已,他现在心里还是放不下皇上,若此时邀请他,他不但不会答应,而且还会对您反感。我们要让他感到他在我们这里拥有非凡的地位和身份。让他真正为我们效力。”
毛道长:“一彬兄有何高见?”
(究竟一彬出了什么点子了,且看下回分解!)



扫一扫分享本文    
访问三饶手机网    
Tags:皇帝 道长 趁火打劫 打劫 
点击复制链接 与好友分享!回本站首页
您对本文章有什么意见或着疑问吗?请到论坛讨论您的关注和建议是我们前行的参考和动力  
  • 上一篇:蔗蔗追魂之放彬彬强势回归
  • 下一篇:蔗蔗追魂之群子怕怕
  • 相关文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    图文推荐
    屋顶上的铁钉花
    屋顶上的铁钉花
    时光 请你慢些走
    时光 请你慢些走
    道韵听雨
    道韵听雨
    道韵楼之歌 要了解民间建筑的精髓 请到道韵楼来
    道韵楼之歌 要了解民间
    共有评论 0 条相关评论
    发表我的评论
    • 大名:
    • 内容:
    •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最新
    热门
    三饶镇
    饶平县
    潮州市
  • 最老树龄已经460年!三饶、新塘等地多棵古树
  • 三饶镇党委政府新年致辞
  • 三饶镇粮田小学开学通知
  • 三饶南山陆一老者已找到,谢谢
  • 昨天失联三饶溪东枫头老者已找到,感谢!!
  • 三饶粮田蒜头一一做强做大特色农产品
  • 潮汕著名专家莅三饶古城考察古建筑
  • [喜讯]三饶代表队荣获饶平县庆“七一”党员杯
  • 三饶镇南联村11岁男孩今天下午已找到,感谢大
  • 三饶镇举行向贫困单亲家庭献爱心活动
  • 关于我们 | 合作伙伴 | 加盟饶网 | 联系我们 | 意见反馈 | 网站地图 | 刊登广告 | 本站Wap手机访问
    中国信息产业部备案号: 粤ICP备16111317号 潮州市公安局备案编号:4451223010533
    故里饶城-三饶网 www.sanrao.com © 2003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展开